登陆 免费注册 内部邮箱
下拉菜单演示 10码10期内必出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2014中国电信业首秀:虚拟运营商登场

 

2014年的中国通信圈很热闹,4G开启商用元年。同时,另一种新鲜血液——虚拟运营商也崭露头角,这个行业变得异常活跃。随着工信部向虚拟运营商颁发移动转售牌照以及虚商170放号,这个年轻的群体已经跌跌撞撞走过半年之余,从开始的兴奋以及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到现在低调踏实行事,虚商逐渐从各种质疑中成熟起来。

  电信业改革开放缩影之虚拟运营商

  时间追溯到2012年6月27日,工信部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提出将引导民间资本通过多种方式进入电信业,拓宽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和参与范围,激励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八个领域。

2014中国电信业首秀:虚拟运营商登场

  工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电信领域是推进电信运营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通过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有助于促进电信业改革转型升级,激发电信市场竞争活力,进一步繁荣信息通信市场。

  在业内人士看来,向民间资本开放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就是其中最核心的一项。长期来看,这必将进一步激发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活力和创新活力,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服务。目前,我国正处于虚拟运营商发展的初期阶段,未来几年内将迎来快速增长期。

  一时间,关于虚拟运营商的讨论不绝于耳,但是一直没有实质的进展。这场讨论浩浩荡荡一直延续到2013年1月,工信部公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时间为30天,截止日期是2013年2月6日。征求意见结束之后,工信部会向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企业发放一批虚拟运营牌照,获牌照的企业可通过互联网或者租用运营商网络的方式,经营基本电信业务。

  同年5月17日,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通告》包含正文及其附件《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试点方案》提出了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的目标,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进行了定义,明确了试点业务的审批条件和程序。同时为保障试点顺利进行,《试点方案》对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和参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的转售企业提出了服务质量、号码资源、批发价格、长期服务保障措施、退出机制等多项试点保障要求。

  此外,为了切实做好试点业务的申请及审批工作,便于移动通信转售企业积极申请试点,同期发布的《审查说明》对申请试点的企业资质、地域、人员、商业合同、实质审查、申请材料等要求进行了细化。

  值得注意的是试点申请受理时间为发文之日起至2014年7月1日,试点截止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工信部将根据试点开展情况适时调整相关政策。

  终于,工信部在2013年12月26日下午正式发放第一批移动转售牌照,首批11家企业京东(23.89, 0.01, 0.04%)、迪信通、巴士在线等获批,标志着我国第一批虚拟运营商正式诞生,同时也预示着民营资本正式进入电信领域。工信部长苗圩表示未来将会继续研究扩大民企参与基础电信领域。

  随后在2014年1月29日,工信部向8家企业发放第二批移动转售牌照,至此,共有19家虚拟运营商诞生,“170”号段作为虚拟运营商的专属号段,其客服号码也全部出炉,依次为10020到10039。同时中国移动、中国电信(63.58, 1.00, 1.60%)中国联通(14.98, 0.21,1.42%)转售的虚拟运营商号码分别以1705、1700、1709开头。

2014中国电信业首秀:虚拟运营商登场

  而已获牌的虚拟运营商陆续公布虚拟运营品牌,火速行动起来,获牌虚商覆盖了新媒体、电子商务、手游平台、终端渠道、行业应用、云计算、第三方支付、物流等众多业务领域,而他们都将结合自身特点推出特色服务,细分市场,进行差异化发展。

2014中国电信业首秀:虚拟运营商登场

  8月25日,工信部向6家企业发放第三批移动转售牌照,另据业内人士透露,第四批移动转售牌照也将发放,属于虚拟运营商的时代已经悄然开启。

  打破垄断 鲶鱼激活市场

  在不少电信从业者看来,引入虚拟运营商仍然是继2008年电信业重组之后又一次电信重大变革,也是中国民间资本进入基础电信业务之始。更为重要的意义是,这是内地民营资本首次真正意义上的进入国有垄断行业,而且引入竞争有利于进一步激发电信市场发展活力。

  虚拟运营商将能够督促基础电信运营商提高自身的竞争力,扩大行业规模,并向细分的消费者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用信息消费拉动内需增长。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虚拟运营商能够降低其获取用户的成本;而对于手机制造商,也可以通过虚拟运营商来获得新的销售渠道和营销模式;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虚拟运营商的加入,电信市场主体增多了,竞争更有活力,消费者的选择面扩大,如果觉得某个电信运营商的资费比较贵,那么就可以选择价格较为便宜的虚拟运营商,这对用户来说是好事。

  而且,在现阶段,虚拟运营商进入市场,对资费进一步合理化将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毕竟这个作用也是有限的。虚拟运营商更大的发展空间或者说价值在于创新,通过将现有业务和通信服务进行设计组合,推出新的技术、业务和商业模式,比如在同等资费情况下让用户获得更多的产品,更多个性化服务,以此赢得市场信赖。

  但是,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至少从业务层上来看,虚拟运营商是不会打破三大运营商的垄断局面。作为虚拟运营商,如果想要剑走偏锋干出一番大事业,就必须整合自己行业内的资源,实现困扰电信运营商多年的去管道化,那个时候,才是真正打破垄断的时候。”

2014中国电信业首秀:虚拟运营商登场

  当然,随着电信业改革进程加速,如何保障民资利益、监管市场等问题也应该提上日程。业内人士坦言,加快电信法的起草工作是当务之急,而相关监管部门对民资进入电信业落地的一系列细则也需要明确,包括监管、准入门槛的制定、普遍服务的保障等。

  虚商未来遭遇洗牌 大浪淘沙剩者几许

  其实有了移动业务转售资格并非意味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实际上工信部和国内移动通信传统的三巨头已经在诸多方面限制了虚拟运营商的发挥,要想真的分到市场一杯羹,虚拟运营商还需要更大的智慧。

  目前已知的障碍主要集中在资费、经营地域、转售形势以及传统运营商态度等8个方面。有专家指出,随着大批企业进入移动转售行业,行业竞争将非常激烈,加上准入门槛不低,巨大的投入和尚不可测的产出或导致一批企业出局。“可以预见,未来2年将是行业集中洗牌的阶段。”该人士说。

  资深电信分析师马继华曾指出:“虚拟运营商目前都还处于摸索阶段,未来可能会朝着两个方向发展。一是移动转售业务独立运作,在做大做强后向基础电信运营商挑战;二是作为主营业务的补充。”

  “不过目前来看,两条路都不太好走,因为规则是由基础运营商制定,后来者想要改变的可能性很小。尤其是如今进入这一领域的企业明显偏多,未来还将出现一个洗牌的过程”,马继华同时表示。

  有业内人士也认为,团结上下游成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重中之重,只专注与几家虚拟运营商开展专属合作有利于培养优势企业,其他合作伙伴成为“炮灰”也是必然。“预计三年后,虚拟运营商可能仅剩下二三家,资金链将考验虚拟运营商的能力。”

  “虽说洗牌后剩余二三家有些夸张,但数量也不会太多。不过,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企业没有做大,也没有做死,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飞象网CEO项立刚说。

  在2014年亚洲移动通信博览会之MVNO峰会上,中国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表示:“根据全球虚拟运营市场发展规律,虚拟运营商在开展业务前五年内将有70%的虚拟运营商死亡。因此,中国的虚拟运营商刚刚进入到电信市场,应该注意到与基础运营商、监管部门等的沟通,避免沟通不畅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但是邹学勇给予反驳称:“虚拟运营商一家都死不了。虽然目前虚拟运营商业务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仍需要依靠公司主业来支撑。”不过,他同时认为,合约机可能会是虚拟运营商业务发展的一个契机。“各大虚拟运营商会根据各自的高端人群推出定制手机,价格方面的优惠更多的是针对某些行业的小众,而非基础运营商所服务的大众”。

  一向敢说话的巴士在线董事长王献蜀也表示:“70%会死掉,稍微有一点武断,我恰恰认为五年之内一家都不会死掉,甚至26家还不够,还可以容纳更多。”

  不管是剩者几许,虚拟运营商想要走下去,并且一直走下去,还是有许多现实问题需要解决。

  价格战与价值战的选择

  自虚拟运营商诞生之日起,资费价格就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单就基本资费批价而言,基础运营商留给虚拟运营商的价格空间并不大。如何在短期内快速吸引用户接受这一全新市场?虚拟运营商的路其实并不好走。

  然而首批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之一的巴士在线董事长王献蜀在今年的亚洲移动通信博览会上就公开表示:“目前关于虚拟运营商的价格战谁都不敢提,但这个遮羞布早晚是要揭下来的,应该把定价权交给市场,如果不让打价格战,要么把牌照收回去。”

  “通信服务本质就是通讯,老百姓是很现实的,你的产品资费够不够有竞争力,决定是否选择你。其次,打价格战是为了把通讯产业做的更大,做得更好的一个手段就是资费便宜了,老百姓才会愿意用更多的流量,愿意更多的去使用移动通讯的服务,这个市场规模才会做的更大。”王献蜀进一步解释道。

  邬贺铨也认为:“在价格方面,移动虚拟运营商完全可以推出更有竞争力的资费套餐,因为多数虚拟运营商并没有打算从通信业务中获得利润,而是借助虚拟运营商业务获得忠实用户,并推出相应的增值服务,完善发展其原来的业务。比如一些零售物流企业发展虚拟运营商业务的目的就是将用户捆绑到主业中来,所以他们完全可以推出比基础运营商的资费低很多的价格。”

  在行业发展初期,“价格优势”往往是快速吸引消费者的必要手段。从多家虚拟运营商公布的资费标准来看,“价格战”似乎也在虚拟运营行业悄然形成。但是按照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预测,到2015年底,全国大约有5000万虚拟运营商用户,占移动通信市场份额的3%左右。可见,虚拟运营商的市场空间有限,价格战对于虚拟运营商并无多大好处。

  而且,虚拟运营商拿到的批发价是标准资费的7折,这一折扣甚至不如某些优惠套餐划算,因此,要打价格战着实不易。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虚拟运营商行业,对于价格战都并不支持。工信部部长苗圩曾公开表示“以目前的市场情况看,简单的价格战难以让企业长期立足于市场,低于成本的价格战更无法存活。”

  因此,虚拟运营商的竞争力并不在于价格,而在于如何跟自身业务结合为消费者提供特色便利服务。在发展初期找好自身定位,深耕细分市场可能是不二法门。以“价值战”替代“价格战”,应成为虚拟运营企业未来发展的重点,这也是虚拟运营商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成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5月,14家虚拟运营商开始面向友好用户发放170手机号码,截至目前,170手机号码发放规模约在20万左右,颇受手机用户的青睐。随着更多虚拟运营商获得正式商用的资格,有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出现虚拟运营商的身影,预计10月份人们就能看到更大规模的放号场面。

  从2014年5月4日到今天,虚拟运营商首个170号码开售整整走过了三个月,随着170规模放号、用户数量的攀升、虚拟运营商在产品设计、后台支撑、计费系统、售后服务以及用户体验上开始暴露出一系列的问题。伴随虚拟运营商而来的并不是对资费降低的赞誉声,而是170无法使用的尴尬。

  另外,初生的虚拟运营商正在遭遇“水土不服”的各种不适。如:1、银行卡无法绑定2、网站注册不识别3、被识别为骚扰电话自动拦截4、客服电话大多打不通。

  当然,宣传噱头太过火也容易导致用户期待落空,这样易使用户对整个170号段产生怀疑。毕竟通信运营是个靠内功来进行的长期可持续的行业,仅仅靠噱头绝对无法长期生存,那些有大志于此的虚拟运营商们应该扎实管理、冷静出手、真实宣传、做好服务,首先在同行竞争中幸存,然后再与三大运营商相较争得一席之地。

  目前虚拟运营商正在着手解决客服、计费系统以及170号段的各种问题,在宣传上也更为低调和务实,并且逐渐意识到细分市场的重要性。

  万事开头难,一个新事物的成长都要经过发生、发展到成熟的阶段,虚拟运营商也不例外。

                                                            (转自:搜狐科技)

版权所有:内蒙古聚友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蒙ICP备:13000949号    技术支持:聚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