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免费注册 内部邮箱
下拉菜单演示 10码10期内必出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宽带中国战略资金将落地农村市场 难短期见效

 

核心提示:2013年8月,国务院印发《“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明确指出:“农村地区将宽带纳入电信普遍服务范围,重点解决宽带村村通问题。”如今,战略终于落地。

中国IDC圈9月5日报道,“宽带普遍服务基金有望在年底出台。”9月4日,一位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内部人士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最近这几个月,工信部和相关部委的沟通十分顺利,基本达成共识:以普遍服务基金支持运营商在农村地区和经济不发达地区进行宽带建设。”

2013年8月,国务院印发《“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明确指出:“农村地区将宽带纳入电信普遍服务范围,重点解决宽带村村通问题。”如今,战略终于落地。

“实际上,发改委对农村宽带的战略已经开始执行了,名为‘宽带乡村’试点工程。”四川电信员工李林(化名)告诉记者,“四川电信上个月承接了四川‘宽带农村’试点工程,省发改委拨款3亿元,试点为期3年。首期试点7个省,国家扶持资金规模可能有20亿元。”

这是首个由国家补助的宽带类项目,且补助金额也是目前为止最高的单个信息类项目。

首期7省将做试点

2014年6月19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联合向内蒙古自治区、四川省、贵州省、云南省、陕西省、甘肃省下发《组织实施“宽带乡村”试点工程(一期)》通知,明确给出要求:“各省选择20个县推进农村地区宽带发展。到2015年,实现95%以上行政村通光缆,农村宽带接入能力达到4M,农村家庭宽带普及率达到30%.”

“每个省的工程都由当地运营商竞争承建,各省目标比发改委要求只多不少。”李林告诉记者,“难度比较高,发改委虽然投钱,钱肯定不够,其余的钱由承建运营商、三级政府部门来出。”

根据四川发改委规划,“宽带乡村”试点工程总投资为6.95亿元,覆盖盐亭县、中江县等20个县(市、区),工程自2014年开始,2016年完成。

“这6.95亿元,3亿元由发改委出,其他的基本都来自四川电信。”李林告诉记者:“几个试点省,都不会超过3亿元,7省试点约20亿元启动资金,不过最终给多少还是得看各省申报进度以及发改委审批情况。”

据记者了解,目前仅四川电信、云南移动确定承接了试点工程,其余5省仍在申报、审批阶段。

2014年8月中旬,四处电信总经理赵麦庆紧急召开了“宽带乡村”试点工程专项会议并宣布总任务目标:“20个县行政村通光缆、4M以上宽带通达率100%、农村家庭宽带普及率要达到35%.”2014年春节之前,四川电信将完成1000个行政村宽带建设、试点区域建设204个TD-LTE基站、试点农村宽带普及率达到25%.

8月20日,国务院批准《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宽带网络建设及运营”首次成为西部12个省份的鼓励产业,该规定将于10月1日起正式实施。

宽带中国战略的资金、政策逐步落地,中国宽带市场新一轮的发展周期即将到来。

“宽带乡村”难短期见效

但需要指出的是,农村宽带市场发展严重滞后,“宽带乡村”也绝非短期可以见效的工程。

2009年之后,运营商加大在宽带领域投入,中国电信(66.31, 2.26, 3.53%)2010年至今在宽带领域投资总额超过1000亿元,引领中国进入了宽带建设高峰期。2009年-2012年,中国宽带用户每年增长超过2000万。

但需要指出的是,运营商投资主要集中于东部省份及经济水平较高的城市地区。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曾分析:“东部在普通城镇地区FTTH(光纤到户)的投资回收期是7年;而中部地区大约为11年,而像内蒙古此类西部偏远农村地区,100年也无法回收投资成本。一般投资回报期超过10年的项目必然会被市场所抛弃。”

但随着这些地区接近饱和,中国宽带用户增速也开始下降,2013年仅增长1800万。

长期的投资分布不均衡使得中国宽带市场出现明显的地域性差异。根据中国宽带发展联盟8月份出炉的第4期《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显示:全国宽带速率超过4Mbit/s的省份有9个,其中仅四川属于西部,其余8个省份均来自东部。而且,宽带速率排名最后的西藏、山西、青海也隶属西部地区。

此外,宽带普及率也严重不均衡。按人口普及率计算,西部宽带人口普及率低于东部7.3个百分点,而农村宽带人口普及率仅为6.3%,远低于城市12.6个百分点。

“在四川省,光纤村级覆盖率只有14%,49%的行政村不通宽带,农村宽带普及率不足10%.”李林告诉记者:“我们距离任务目标还很遥远。”

由于基础管道资源薄弱,地理环境复杂,农村宽带的建设成本要远远高于城市地区。李林告诉记者:“根据我们计算,国家给的3个亿,可能只够我们把光缆铺到这20个试点县。”而要达到35%的普及率目标,则更为艰难。“农村用户对宽带需求不高,运营商需要投入大量的营销成本、给出很低的价格,才有可能完成普及率目标。”李林表示:“哪怕国家投资,运营商也要贴建设、运营成本。这也是目前其他几个试点省没有进展的原因。”

与此同时,4G商用会进一步削弱运营商对于宽带建设的热情。运营商会把资本开支更多投入到投资收益比更高的4G业务上,韦乐平在今年年初时曾公开表示:“2014年,中国电信在宽带市场上的投资会减少70%,以投资LTE建设。”

民营企业入局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4年8月11日,黑龙江通信管理局宣布引入44家民企开展驻地网试验业务,引进民资参与驻地网建设和改造的总金额达1.3亿元。黑龙江通信管理局称:“第三方企业参与FTTH升级改造,基础电信运营商与第三方企业按比例进行分成的方式,加快了光纤改造速度,有效缓解了基础电信企业成本不足的局面。”

目前,黑龙江主要在农村、新建楼宇引入民资。比如,2014年以来,哈尔滨联通与民企已合作建设了260个村屯,新增宽带用户1100个。

事实上,民营企业已经越来越多地活跃于新一轮的宽带市场中,成为基础运营商的“外援”,参与到宽带网络的建设、运营中,通过与基础运营商的业务分成而盈利。

记者调查发现,在内蒙古地区,联通、电信基本所有的宽带业务均选择与第三方企业合作开展;即便是在江苏、浙江、福建等地区的农村市场,运营商也选择与民营企业合作,合作方式多种多样,均有民营企业的身影。中国电信在今年年初的工作会中,也明确指示:“宽带市场可以与第三方企业合作发展”。

2001年以来,工信部出台了多项政策开放宽带市场,终于使得宽带市场得以百花齐放。目前,民营企业在宽带市场上的发展依然需要很多配套机制。

比如,为了规范宽带市场,黑龙江通信管理局建立了评估机制、调节机制、惩罚机制,保证了宽带质量、双方利益,以及市场的公平、规范。

“其实,值得探索的模式还有不少。比如,我们这里的用户十分需要远程教育、远程医疗,也可以和这些领域新兴的企业开展合作。”内蒙古民营驻地网公司金田科技创始人杭勇告诉记者:“市场越开放、政策配套越完善,宽带的发展越快。”

版权所有:内蒙古聚友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蒙ICP备:13000949号    技术支持:聚友网络